美元基金表现抢眼!海外LP为何持续加码中国创投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4-19 18:07

资本寒冬尚未褪去,人民币基金依旧冷静,美元基金继续抢眼。

2019年,美元基金延续去年“火热”态势,德弘资本、源码资本、光速中国等VC/PE近期纷纷宣布完成美元基金募资。这些美元基金背后的出资者,主要是主权财富基金、养老基金、捐赠基金、母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海外LP(有限合伙人),并且偏爱中国新经济、医疗健康、智能科技等投资领域。

专业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背后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海外LP看好中国投资机会,二是相比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具有投资稳健性优势。

美元基金表现强势

2018年,高瓴资本完成106亿美元新基金募集,创下亚洲募资规模之最。2019年,美元基金继续延续去年的“火热”。

近期,德弘资本、源码资本、光速中国等纷纷宣布完成美元基金募资,部分实现超额募资。4月16日,德弘资本宣布,其专注于大中华区的首期美元基金募集完成,募资金额超20亿美元,实现融资目标上限;4月8日,源码资本宣布完成5.7亿美元新基金募集,认购实现大幅超募;2月11日,TPG亚洲资本宣布完成超过46亿美元募资,高于预期募资目标;1月3日,光速中国宣布新一期美元基金募资完成,规模为5.6亿美元, 这是该VC最大规模的募资。

VC资深投资人张滨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美元基金募资情况确实好一些,人民币基金相对就一般了。”在他看来,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主要是:美元基金管理相对稳健,存续期比较长,差不多10-12年。而人民币基金存续期偏短,一般是5-7年。相比之下,美元基金的优势在于更为稳健,因此美元基金募资受资本寒冬影响相对较小。

总体而言,2019年创投市场并没有迅速好转。投中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VC/PE市场基金募资低潮延续,新成立基金及募集完成基金数量持续走低。其中,美元基金募资动力相对更强劲,募资均值高达14.4亿美元,而人民币基金募资均值仅1.64亿美元。在中国整体基金市场募资难的形势下,美元基金优势显现,基金份额日益扩大。

对此,不少投资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受大环境影响,2019年尤其是上半年,人民币基金募资情况不会很好,美元基金的募资情况会相对好一些。

回顾2018年,受资管新规等监管政策影响,人民币基金募资规模下降。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募资人士向《国际金融报》坦言:“我们公司募资情况一般,人民币基金募资难主要还是归咎于2018年寒冬环境,很多上市公司也没有钱,高净值人群也资金吃紧。”

相对而言,美元基金募资较为顺利。如是金融研究院副总裁、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奥平分析指出,近年来,外币基金相比人民币基金募集速度和规模稳步上升。2018年,共有96只美元基金完成募资,募资金额约合2503.29亿元人民币,是2017年同比规模的一倍多。

2018年9月,高瓴资本为其私募股权基金“高瓴基金四期”筹集了创纪录的106亿美元资金,创下当时亚洲募资规模之最。2018年6月,凯雷投资集团旗下凯雷亚洲基金V(五期)完成募资,总额达65.5亿美元,超过50亿美元的原定目标。另外,全球知名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贝恩资本旗下的最新亚洲基金于2018年底完成募资,成功获得46.5亿美元资金,超过募资预期。

关于外币基金募资大增背后的原因,张奥平解释道:“从全球来看,中国目前依然是极具发展潜力的新兴市场,海外LP更愿意参与到中国创业投资的早期市场当中。美元基金的出资LP大多数为成熟的专业化机构,如凯雷、贝恩资本等。”

海外LP偏爱哪些赛道

除了贝恩资本等专业化机构,这些新成立的美元基金背后出资者主要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养老基金、捐赠基金、母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海外LP。

一位在沪从事股权交易行业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因为海外LP看好中国市场投资机会。”

从投资方向来看,记者统计发现,这些新成立的美元基金主要看好消费升级、医疗健康、TMT(电信、传媒和科技)等领域。

例如,德弘资本表示,首期美元基金将重点投资受益于国内消费升级和产业整合的行业领域,包括消费品、工业技术、医疗健康、农业/食品安全、商业服务、金融服务和TMT等。而高瓴资本去年募资的106亿美元资金主要在医疗保健、消费者、科技和服务领域寻找投资机会,重点关注亚洲市场。源码资本新募集美元基金则主要覆盖早中期新经济投资,将重点投资“互联网 ”、“智能 ”、“全球 ”领域的早期和成长期创业项目。

VC资深投资人张滨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同美元基金偏好不一样,跟GP(普通合伙人)风格、管理规模等有很大关系。不过,总体而言,外币基金会更加偏爱国内互联网行业。”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曾经表示:“重仓中国是高瓴资本一个长期的发展。中国不仅是企业家的宝地,也是价值投资者的天堂。”

整体利好创投行业

回顾创投圈20多年发展历史,期间不少VC/PE大佬选择“单飞”成立新基金,裂变为VC/PE 2.0。

比如,德弘资本可以说裂变于KKR,创立于2017年,是一家专注于亚洲市场的国际性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虽然成立时间较短,但其团队成员都是PE行业老兵。联合创始人是KKR前全球合伙人、KKR前亚洲私募股权投资联席主管兼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刘海峰,与KKR另一位前全球合伙人华裕能。

张滨也向记者直言:“国内一些新机构募资与投资人的关系(圈子)有非常大的影响。”言下之意,此前从强势基金机构出来单干的投资人自带资源,成立新基金更具优势。

资本寒冬下,创投圈显得比较清冷。某知名GP曾告诉记者,这对于很多创投机构而言,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节点,不少“缺钱”的机构已经成为“僵尸机构”,濒临清盘的险境。此外,某PE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大部分高风险的VC更是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

投中研究院分析认为,随着资本市场环境颓势加剧,资本的募资和投资周期逐步拉长,很多VC/PE投资机构已逐步放缓投资节奏,加强风控管理,坚持理性投资、价值投资,将重心转移至投后和退出,以保守谨慎的策略抵御寒冬冲击。

在此情况下,美元基金的强势会利好整个创投行业。张滨告诉记者:“事实上,人民币基金现阶段还不太成熟。尤其是那些新成立的人民币基金,迫于向LP交成绩的压力,人民币基金会牺牲基金存续期,‘硬退’等尴尬问题油然而生。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基金是‘短平快’的投资特点。目前资本寒冬还未散去,美元基金的稳健增长会带动人民币基金的发展,对创投行业是具有‘利好’作用的。”

上一篇:李克强会见罗马尼亚总理登奇勒

下一篇:没有了